来源|老斯基财经刀哥说社会越来越进步了,理想却变得越来越小了。当国企出了几个“娃娃董事”的时候,我们不禁要拿起放大镜,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。今年的10月31日,一家位于山东淄博市的临淄区公有资产经">

主页 > 财经 >

谁信?百亿国企董事长,月薪只有3388元

/2019-01-21 15:42

  谁信?百亿国企董事长,月薪只有3388元</p

  src="http://i6.hexun.com/2019-01-06/195786516.jpg">

  来源 | 老斯基财经

  刀哥说

  社会越来越进步了,理想却变得越来越小了。

  当国企出了几个“娃娃董事”的时候,我们不禁要拿起放大镜,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
  今年的10月31日,一家位于山东淄博市的临淄区公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,披露了一份《2018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募集说明书》。

  这家在区国有资产管理局旗下、总资产达132亿元的国企,过了几天又取消了本次发行,这本该是一条再寻常不过的新闻。

  

  alt=但是在发布的说明书中,大家发现该企业的9名董监高全部为“80后”、“90后”。其中一位80后张海港,88年出生,大专学历,三年前就已经当上了董事长,那年他刚刚27岁。

  src="http://i4.hexun.com/2019-01-06/195786517.jpg">  但是在发布的说明书中,大家发现该企业的9名董监高全部为“80后”、“90后”。其中一位80后张海港,88年出生,大专学历,三年前就已经当上了董事长,那年他刚刚27岁。

  公司一共61人,年龄均在35岁以下,换句话说这是一家全部由“80后”、“90后”扛起来的企业,不容易。

  “90后”的陈名洋,在临淄公资还没来得及起步,就荣升公司董事宝座,那年陈名洋23岁。

  大家很焦虑,在本该搬砖的年纪,人家却当上了董事,都是年轻人,凭啥你们这么优秀?

  1

  这么优秀的年轻人,我们好像还在哪见过。

  就在过去不久的9月份,西安高新控股发布公告,称公司管理层已经完成人员变更,公司法人、董事长兼总经理将由一名“80后”担任,其中两位新任董事皆为“90后”,一名出生于1993年,另一名出生于1995年。

  谁信?百亿国企董事长,月薪只有3388元</p

  src="http://i8.hexun.com/2019-01-06/195786518.jpg">  两家国资企业,都采用了年轻人当董事,到底是企业有魄力还是年轻人有能力?

  我们都很想知道答案。

  实际上,临淄公资和西安高新都不是普通的企业,一不生产二不销售,他们有另外一个称号——“政府融资平台”。地方通过这个平台获得贷款,用在修建基础设施等用途上。

  这些项目投入大,收益少,但是贷款又利息高,期限短,极易造成隐形债务的蹿升。一旦经济下行,财政收入下降,风险就会暴露出来。

  于是,融资平台进行了市场化改革,禁止具有公务员身份的人员在平台兼任职务。而地方又不愿意失去对融资平台的控制,那么找几个年轻的派遣员工担任董事,就是个两全其美的选择。

  就这样,一列曾经飞速前进的列车,突然踩了急刹,车上站得不稳的年轻人就被甩了出去。

  原来,他们是再普通不过的年轻人,当了个名不副实的董事长。

  2

  现在的年轻人,要高薪要前途要体面,想要实现,好像都不容易。

  当我们看到这些年轻“董事”们平步青云,想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时候,才有机会看到他们真实的生活状况。

  2014年1月,张海港入职临淄公资公司,历任财务部项目助理、项目经理,试用期月薪1300元。2018年,已经是公司董事长,张海港月薪3388.44元。高管团队中,研究生学历的龚群月薪最高,5387.16元。

  2018年9月,已经是30岁的财务负责人龚群考上事业单位后离职。10月,1992年出生的董事陈名洋辞职,跳槽到证券公司工作。

  这个工资水平,2019届的毕业生们肯定看不上。

  

  alt=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2019年应届毕业生求职平均期望薪资为8431元。除了北京上海的期望薪资均过万以外,排在第三的南京也达到了9771元。

  src="http://i6.hexun.com/2019-01-06/195786519.jpg">  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2019年应届毕业生求职平均期望薪资为8431元。除了北京上海的期望薪资均过万以外,排在第三的南京也达到了9771元。

  年轻人们很单纯,要求也并不高。

  房租很贵,物价很高,自己又十年寒窗,当然要回报。优秀的毕业生会拉高工资水平,普通的也感觉自己挺优秀的。

  他们都没有错。

  6月15日,科技公司魅族手机传出裁员610人的消息。7月20日,房地产企业泰禾集团(000732,股吧)传出裁员二三百人。8月24日,华夏幸福(600340,股吧)天津事业部就地解散。

  当今年企业频频传出裁员消息时,他们往往回应说是“正常的人员优化”,企业也没有错。

  如果说,企业提供的薪水和年轻人日益增长的要求是一对基本矛盾的话,那么现在,这些企业连足够的岗位也不能提供了。

  从对薪水的期望上看,原来我们的年轻人还是很积极向上的。

  3

  在韩国,有个词叫“悟道”青年。

  2017年,早已是发达国家的韩国,青年失业率达到了9.9%。二十多岁的大学生平均工资差不多达到一万人民币左右,这个数字和我们中国年轻人的期望水平差不多。

  一方面工作难找,薪水只够养活自己,难以成家立业,一方面还要面对不公平的竞争。

  韩国前10%的人群收入占到了总体的45%,这个比例位于世界前列。同时,中产家庭减少,贫困家庭增多。</p

  src="http://i3.hexun.com/2019-01-06/195786520.jpg">  韩国前10%的人群收入占到了总体的45%,这个比例位于世界前列。同时,中产家庭减少,贫困家庭增多。

  与中国一样,韩国同样把上大学视为改变命运的必经之路。当朴槿惠的闺蜜利用关系,把女儿送进了名牌大学时,引发了整个社会的愤怒。

  我们的父辈们相信,好好学习,上个好大学,毕业后升职加薪,走上人生巅峰,这是自然而然的事。努力,就应该有收获。

  但他们忘了,猪能飞起来,真的全靠风。

  当日本告别了经济高速增长,曾经敢想敢干的“昭和男儿”的下一代,成了及时享乐的“平成废物”。韩国拿过接力棒成就了“汉江奇迹”,一旦减速,便诞生了“悟道青年”。

  这些年轻人们放弃了人生幻想,改变命运无望。历史的接力棒往下传,下一个会是谁呢?

  4“自信人生两百年,会当水击三千里”,这是曾经一位青年的理想。慢慢地,这个理想变成了有房有车,再慢慢地,又变成了薪水高点,再后来,变成了能找到份工作。

  社会越来越进步了,理想却变得越来越小了。

  当国企出了几个“娃娃董事”的时候,我们不禁要拿起放大镜,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
  原来他们并不那么优秀,也并不是靠关系上位。这个时候,我们放心了,年轻人就该在自己该在的地方待着。

  当看到大学生对薪水期望的时候,阅历丰富的我们不禁感慨他们的天真幼稚,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。

  到最后,被推向前台的“娃娃董事”们现了形,天真的大学生们见识到了社会的残酷,下一波年轻人又要整装待发了,等待他们的,是越来越冷的风和各种各样的宿命。

  他们也将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搞清楚,这个世界归根结底,到底是谁的?

  (责任编辑:赵艳萍 HF094)

谁信?百亿国企董事长,月薪只有3388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