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股票 >

2018年的奇葩熊股盘点:谁敢比我惨?

/2019-01-05 19:57

  原标题:2018年的奇葩熊股盘点:谁敢比我惨?

  今日指数高开低走,2019年迎来“开门黑”。沪深两市小幅高开,开盘后快速走低并连续跳水,指数盘中再迎去年12月以来调整新低。此后,证券板块等止跌,指数小幅回升下低位徘徊,盘中反弹力度较小,市场仍保持弱势,最终年初“开门红”愿望落空。

  从日线级别来看,上证指数重心再度下移,引领5日均线继续向下延伸,下方支撑仅剩政策底2449.2点,短线行情未见乐观,量能再度呈现萎缩态势。去年年底到目前,市场以权重股的杀跌为主,而杀跌的原因,除了所谓的补跌之外,资金的观望以及对经济下行压力的担忧仍是主要原因。

  不过还是那句话,目前市场估值历史低位,前期政策托底效应明显在,指数回调空间较为有限。补跌行情的开启,有利于指数的真正见底,2019市场有望否极泰来,这正是A股当前希望所在。

  去年的所谓熊股,一定要比惨的话,谁会比那些退市的惨呢?所以,排座次是艰难的事情,看看他们的原因,他们的内在逻辑,倒是有助于我们以后少踩雷。

  谁是“跌停王”?——*ST天马

  5月14日~6月22日,*ST天马成功刷新*ST保千曾经创出的连续28个跌停的记录,无间断收出了29个“一字”跌停,如果算上复牌前一日以跌停报收的结果,则*ST天马一口气共走出了30个跌停。停牌前公司还是个拥有百亿总市值(100.86亿元)的上市公司,然而在复牌29个交易日后,市值已经快速缩水至22.81亿元。

  如此彪悍的跌停必然事出有因。2017年年报遭普华永道会计事务所出具非标审计意见,同日,天马股份披露,公司和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及董事长徐茂栋被证监会立案调查。

  “亏损王”——ZTE

  亏80个亿!ZTE在“历劫”之后,业绩下滑主要由于支付给美国的10亿美元罚款,不奇怪。所以后来它的股价反倒稳住。

  遭遇假央企——融钰集团

  2017年以来,融钰集团即开始不断开展对外并购,但其扩张之路并不顺利,多笔并购无果而终。今年7月12日,融钰集团再次抛出了一则高达百亿元的合作方案,与中核国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,预期在三年内打造100亿元基金投资平台和央民创新合作平台,联手开发“一带一路”工程。按照公告的说法,中核国财貌似是央企中核集团旗下公司,背景深厚,来头不小。但这种说法在7月18日中午遭到了中核集团相关人士的坚决否认。8月5日,融钰集团再发公告,称终止与中核国财的战略合作,并终止与其合作。变化太戏剧。

  初中生水平造假——*ST百特

  如果雅百特被强制退市,A股史上将出现第一家被启动强制退市机制的中小板公司。 雅百特“no zuono die”的故事发生在2015年的一天,公司董事长陆永道听途说,得知巴铁东部城市木尔坦有一个项目——MultanMetro Bus Project,遂指示两名财务人员虚构木尔坦“地铁”大单,完成巨额业绩对赌。虚构的“一带一路”跨境大单,引发市场爆炒,却最终被一封实名举报信引来来证监会+外交部联手调查,踢爆初中生水平的造假骗局。

  “非标”退市第一股——烯碳退

  7月17日,属于烯碳退的最后一天,股价在小升后倒转,这样的走势早没悬念,自被深交所宣布强制终止上市后,跌停已经成为其“家常便饭”。公司也自此成为A股市场第一只因会计师事务所出具“非标”意见而被强制退市的个股。

  “面值”退市第一股——中弘退

  11月8日,深交所决定中弘股份退市;12月27日,A股诞生了史上首只因连续多日股价低于“面值”的退市股票。这个牵扯复杂政商关系并且身负巨债的公司,演绎了很多挣扎求生的戏码,然并卵……

  “安全”退市第一股——*ST长生

  太出名了,践踏底线,*ST长生成了第一家以身试水因“安全”名义而退市的企业。长生生物在A股市场中终未获得长生。

  “认真比穷”股——*ST华泽

  比穷,*ST华泽是认真的。2018年三季报显示,*ST华泽母公司期末货币资金只有196.31元,2018年中期、2017年度,公司归属母公司货币资产甚至不足百元,仅分别为73.67元、53.76元。因为囊中羞涩,今年一年,*ST华泽的官方网址始终处于打不开的状态。公司早在年初的1月12日即通过互动易平台回复投资者问询时表示,公司网址因欠费暂停。

  *ST华泽的背后有着一段令人心酸的遭遇,公司被关联方违规占用资金14.97亿元,但这件牵动6万多股民的大事件从曝光至今近2年时间,却始终没有获得实质进展。

  责任编辑:

2018年的奇葩熊股盘点:谁敢比我惨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