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股票 >

A股首例“面值退市”股谢幕!股价上演“濒死心电图”

/2019-01-10 18:58

  原标题:A股首例“面值退市”股谢幕!股价上演“濒死心电图”

  0.21元、0.22元、0.21元、0.22元……

  今日(12月27日)15点,在画出一条宛如“濒死心电图”的股价走势后,中弘退完成了其在A股退市整理期最后一天的交易。至此,中弘股份正式从A股摘牌退市。

  

  根据相关规则,在退市整理期届满后的四十五个交易日内,公司股票将进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下进行挂牌转让。另据公告,中弘股份预计公司股票将在2019年3月11日前(含该日)开始在股转系统转让。

  进入2018年以来,A股国际化进程加快,监管逐渐趋严,A股退市力度开始加大,这意味着一元退市时代正式来临。而今天市场游资上演了的最后疯狂,数据显示,中弘退在今天最后的4个小时交易时间里,共成交215.31万手,成交总额为4626万元,这是为哪般?

  中弘退正式退市

  中弘退今日开盘报0.21元,盘中触及涨停,而截至收盘时,上涨4.76%,报0.22元/股,总市值18.5亿元。随着今日收盘,中弘退走完最后一个交易日正式退市。

  

  根据深交所11月8日公告,2018年9月13日至10月18日,中弘股份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均低于股票面值,触发终止上市条款,交易所决定中弘股份股票终止上市。自11月16日起,中弘股份进入退市整理期,退市整理期届满的次一交易日,交易所对公司股票予以摘牌。

  而进入退市整理交易日以来,中弘退股价累计下跌70.27%,使得其持有的投资者亏损严重。区间累计成交超过11.7亿元,累计换手率为49.92%,近半数筹码换手;中弘股份股本规模庞大,持有其股票的投资者数量众多,截至今年三季度,公司股东户数仍高达27.44万户。

  27日晚间,中弘退连发两则公告称,收到大公国际咨询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《大公下调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“16中弘01”信用等级至C的公告》,大公决定将公司“16中弘01”信用等级调整为C。

  中弘退一度曾是股市的白马股,其股价在2006年到2015年期间上涨了超27倍,一度达到60.04元/股。值得注意的是,导致中弘股份进入退市的,可能还是公司高送转。

  由于彼时房地产市场刚刚开始火爆,中弘地产业绩也连年高增长,中弘地产急于做大股本,大肆进行高送转。2010年10股转增8股,2013年10股送9股,2014年10股转增6股,2016年10股转增4股,总股本也由5.6亿股迅速增加至83.9亿股(2016年增发1次)。

  近两年房地产市场受到严格调控,中弘股份2016年业绩猛降超过40%,2017年更是巨亏逾25亿元,今年三季报继续亏损18.85亿元,背负巨额亏损和负债,股价也连续下跌成为仙股。

  自进入退市整理期复牌以来,中弘退股价连续跌停,并不断创出A股历史最低股价。截至12月27日退市收盘的0.22元/股,其涨停或跌停都只有2分钱,加上平盘价才5个价位,而现在交易软件买盘和卖盘皆有5个价位,共显示10价位,中弘退能一眼望尽涨跌停板价,也算A股的一项历史纪录吧。

  游资“搏傻”疯狂买入为哪般?

  近期股民的交易热情一度有所降温,但游资在中弘退上却是另外一番景象,在进入退市整理期后,仍有不少投资者报着赌一把的侥幸心理参与交易,主要是代表散户和游资的营业部席位在参与交易;据深交所信息显示,买入席位均为券商营业部游资,而且买入的营业部较为集中。

  

  其中,华泰证券杭州求是路营业部一直在中弘退里面“折腾”。该营业部在12月26日净买额为128.4万元,当日成交占总成交比例为7.89%;12月24日,该营业部买入182.32万元,卖出191.98万元,当日成交占总成交比例为9.53%;12月21日,该营业部买入30.36万元,卖出373.96万元;12月20日该营业部买入69.72万元;12月19日该营业部买入160.57万元,卖出112.27万元;

  另外,广发证券广州江湾证券营业部也频频现身其中,其中在12月25日,该营业部就买入了503.64万元;12月20日该营业部买入47.35万元;12月19日,该营业部买入373.15万元;值得注意的是,该营业部是近期在中弘退净买入金额较大的营业部,该营业部在12月19日、20日、25日合计买入924万元;中信建投重庆青枫北路证券营业部最近也频频上榜,其中在12月21日买入276万元,12月24日买入69万元,12月25日买入92万元;三天合计买入437万元;

  值得注意的是,从龙虎榜情况来看,游资的疯狂买入的同时,机构席位却在不断卖出。中弘股份自11月16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后,机构席位多是出现在卖方的位置,其中11月19日,机构席位卖出27.72万元,11月20日机构席位卖出16.77万元,11月21日机构席位卖出49万元,11月22日机构席位卖出44万元,11月23日更是三家机构席位合计卖出119.6万元,11月26日两家机构席位卖出2229.29万元。

  资深私募分析人士陈熙伟指出,中弘退的最后一天依然有资金参与甚至盘中一度涨停,同样凑巧的是,今年长生股价连续跌停后,依然有大量资金“抄底搏一把”,还有乐视网也是在大幅下跌后依然有资金愿意进去“赌一把”,可以说,表面上看,部分投资者有炒垃圾股的“赌性”。细致研究这个“赌性”,一方面是炒仙股手法由来已久,部分炒手的发财之路就来源于此,价格已经是地面,跌无可跌,但价格只要一抬头,“即日鲜”可也。

  观察乐视、长生、中弘退这几只股票连续跌停后的走势,可以发现投机资金的积极性非常强,“绝地求生”的表现惊人一致,一般散户是玩不出这样的气候的。另一方面,市场人气、赚钱效应的匮乏,使得缺乏足够风险教育、贪小便宜、没有正确投资认知的投资者会不自觉介入这种股票——这可能就是必须交的“学费”了。

  (责任编辑:李静)

  

A股首例“面值退市”股谢幕!股价上演“濒死心电图”